纽伦堡号轻型巡洋舰

纽伦堡消防: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

纽伦堡号轻型巡洋舰 www.vcqsxa.com.cn 文章出處:未知 │ 網站編輯:admin │ 發表時間:2019-10-08 14:30:07 我要分享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3

生活在鋼筋混凝土中的“城市獵人”總想找回曾經的田園和詩意,于是來到了這里尋找心中的世外桃源——這間隱匿于桂林美景深處的酒店,閃著上世紀紅火的制糖廠身影,為每一個到來的旅人留下一段無法復刻的回憶。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4
廢墟之上
Elegance of TangShe
 
 
年初,1月28日,消息傳來的那一刻,楊曉東也吃了一驚。
 
那個他用12年時間,在小縣城陽朔,慢慢收拾起來的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竟然一舉拿下Ahead Global“最佳度假酒店”的SPECIAL AWARDS“全球終極大獎”。
 
被糖舍PK掉的是一同參賽的東京虹夕諾雅,這間已經有八十多年歷史的日本老牌頂級酒店,怎么也沒想到打敗自己的是開業不到兩年的“老破廠”。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5
AHEAD(Awards for Hospitality Experience and Design),享譽英國的精品酒店雜志《Sleeper》主辦的酒店設計大獎全球大獎兩年一屆。
 
被酒店圈老牌雜志盯上后,“老破廠”的關注度更甚從前。超模杜鵑來這里,為雜志《Wallpaper卷宗》拍攝了一組驚艷眾生的時尚大片。
 
杜鵑泛舟漓江之上,漫步山間,宛若畫中人。美人在水一方遺世獨立的氣質和她身后同樣自帶高級感的建筑相得益彰,溢出屏幕的高級感甩糖水片九條街!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6
Wallpaper卷宗
 
這里三面環山、一面靠水,在兩座大山形成的夾角中,糖舍倔強的亙在那里。糖舍之所以有一個這么“甜”的的名字,原因是她的前身是一家廢棄的老糖廠。
 
但很多人不知道,這個讓人找不出缺陷的建筑其實曾經處處都是“殘缺”,還差點慘遭推平。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7
老糖廠現在的樣子
 
上世紀60年代的老糖廠一直是陽朔人引以為傲的產業,糖廠周圍車水馬龍、糖廠里的工人更是干的熱火朝天,在當時如果家里有人能在糖廠上班,一家子臉上都跟著沾光。
 
可惜的是,這番熱鬧景象只持續了30多年。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8
刊登在1972年解放軍畫報上的老糖廠照片,拍攝時正是開榨時節,冒煙的煙囪證明當時的糖廠正如火如荼的進行生產。
 
一方面為了?;だ旖納肪?,另一方面沒跟上經濟轉型的步伐,老糖廠在八十年代被叫停,黯然退出歷史舞臺。
 
曾經輝煌一時的糖廠,現在成了“老破廠”。只剩下幾幢廢棄廠房、銹跡斑斑的桁架和那根早就不冒煙的煙囪還矗立在那兒,時刻等著被拆除。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9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10
老糖廠舊址照片 
 
可是誰能想到,幾年后的一次機緣巧合,促成了老糖廠化腐朽為神奇的命運開端。
 
說起來,糖舍的投資人楊曉東和楊敬強兩人跟老糖廠的結緣還頗有點浪漫主義色彩。
 
喜歡全世界到處跑的倆人是十足的旅行控,一直心心念念想尋摸一塊“寶地”做本土建筑師的度假酒店。
 
2006年,他們在陽朔邂逅了這座廢棄老糖廠,觸動他們的正是這些帶著工業感、殘缺感的老建筑,以及遺留下的那兩排高大的桁架。
 
創始人楊曉東說,他第一眼看到這兩排如神殿立柱般的桁架時,腦海里竟然浮現出電影《鄉愁》結尾處經典的長鏡頭橋段。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11
影片《鄉愁》劇照
 
這不就是他們尋覓已久的那塊“寶地”嗎!于是兩人一合計,當機立斷,就它了!在股東們和政府一通軟磨硬泡的周旋后,老糖廠就這樣免遭拆除,等待著重獲新生了。
 
自從2006年買下這塊地開始,因為對老糖廠的建筑情有獨鐘,心里歡喜得很,楊曉東就打算將眼前的老壁殘垣耐心打磨。因為這個極美的電影場景泳池概念,將來的度假酒店一定是開業的全球最佳。
 
為了能呈現出盡善盡美的效果,楊曉東先后請了三位國內知名設計師聯合打造。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12
從空中俯瞰,你能清楚的看到酒店既有保留下來的老廠房,也有兩邊灰白色的新建筑,但二者并不突兀,反而相得益彰地嵌入在山水之間。
 
對他來說,這不是一幢房子,它更像一個孩子。2006年至2014年,楊曉東把舊廠房的改造交給曾一手修復上海1933的老場坊的設計師趙崇新。
 
他花了8年時間,奔波于陽朔、上海之間,完成了舊廠房的部分修復,初步的園林景觀和新建筑的框架。
 
作為糖舍的靈魂,舊廠房的修復極為克制,沒有大刀闊斧的改建,只是小心翼翼的還原。“建筑不應該有固定模式,有些東西拆掉不一定是壞事,有些不小心留下的東西反而能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所以設計師趙崇新本著最簡單的修復目的來設計方案:保留這些即將倒掉、消失的歷史建筑。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13
修繕后內部框架的對比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14
左:老廠房修復前破敗的樣子 右:經過修復的老廠房內部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15
修繕過后的水泵房對比
 
老建筑原有的破舊、神奇、非凡的感覺已經非常豐富,重新修復也只是去除破舊,保留原有的閃光點,讓這些本應隨著時間消失褪色的部分,重新獲得生命。
 
舊廠房部分的墻體還保留著幾十年前粗糲的青磚質感,連漆都沒有上,廠房外墻醒目的白色印刷字體把人的思緒一下拉回了上個世紀。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16
 
斑駁的門窗和被銹蝕的樓梯透著原始狂野和不拘小節的工業氣息,厚重卻讓人感受不到絲毫的頹勢,時光越老越有味道。
 
趙崇新唯一加入的現代設計,是一個可以讓人邁上去的類似玻璃飄窗的平臺。特意搭建,因為它代表著希望、未來。
 
頂尖山水間渾然天成的新工業風,舊糖廠底子里的沸騰基因,在這里碰撞出火花,又巧妙融進青山綠水。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17
修繕后餐廳增添了戶外空間平臺,以及落地窗戶
 
但要說整個糖舍最驚艷的存在,一定繞不開廠房正中央的江畔泳池。這里原本是用來運輸甘蔗的碼頭,站在泳池的一端遠眺,對面云煙霧饒的的漓江山水一覽無余。
 
泳池的前身是甘蔗壓榨槽,過去糖廠把它設計在漓江邊就是為了方便甘蔗從江上運送直接進廠。
 
幾根大水泥柱子就是吊放甘蔗的行車桁架,只是褪去了昔日繁忙,空留下蕭條的樣子,但現在反而成了頗有工業風的酒店公共空間。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18
 
從舊廠房移步到新建筑區,下沉式步道是必經之路。
 
置步其中,整個人像被一點一點“淹沒”進水池,最后只留出半個頭,形成視線與水池平行的視覺效果。
 
錯層的高度與老廠房、山石草木、池面所呈現的景物關系,明暗、高低、遠近不一,別具匠心的體驗相當“酷”。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19
老廠房身后的下沉式步道景觀
 
如果說老糖廠的舊廠房飽含著歷史的味道,那新建筑毫無疑問帶著英雄主義精神。
 
2013年至2017年,后來設計了“中國最孤獨圖書館”的建筑設計師董功在趙崇新構思的基礎上,在老廠房外圍增加了新建筑的設計。完成客房區、健身中心、SPA館、以及部分景觀池的建筑設計。
 
當新舊建筑在同一副場景中出現時,仿佛在進行一場穿越時空的對話,既不突兀也不搶風頭。明明是兩種風格迥異的建筑卻讓人挑不出一點別扭或不舒服,甚至處處透著共筑共生的和諧之美。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20
當老廠房與新建筑出現在同一個畫面中時,新建筑不會搶去老廠房的焦點,只是低調地在一邊。
 
為了避免建筑過于張揚對老建筑造成干擾,以及滿足承載117間標準客房的功能需求,新建筑外形簡單,設計的同樣克制。
 
最終呈現方式是“一”字型沿路展開,分布在老糖廠兩側。
 
新建筑坡頂的傾斜和老糖廠的坡頂傾斜角度一致,新舊建筑的整體輪廓線形成了一種綿延有序的屋頂群落。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21
 
這里還有個小插曲,原本按照當地的建筑規范要求,新建筑必須保持白墻黑瓦的風格。出于對最終效果的考量,董功沒有妥協,最后主管部門接受了當代建筑的方案。
 
這才有了那兩棟極具“建筑美感”的灰白色當代建筑: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22
 
“光影是一種介質,一種材料,控制住了,空間的表情就在了”針對墻體的處理上,董功還玩起“鑿壁偷光”的游戲。
 
墻面用了大量回字形空心磚整齊鋪列開,你似乎能感覺到原先密不透風的墻壁忽然就會呼吸了,尤其是在這青山綠水之間。
 
走在長廊上就能透過鏤空的空隙看風景,晚上暖黃色的燈光穿透過墻體,碩大的建筑瞬間變得有溫度,觸手可摸。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23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24
 
一步是一景,一景成一畫,糖舍的每一個細節都值得反復推敲。
 
建筑上的每一處紋理都能成為最引人注目的裝飾。
 
甚至有些帶小朋友來的游客在看到這一墻面排列有序的小方磚時,還能腦補出這是一整面擺滿小方糖的墻,想想都甜。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25
 
“怎么樣不在里面做東西,怎么樣少設計,怎么樣能最大程度的保留和不破壞。”為了在簡約的建筑里找到豐富性,董功“就地取材”。
 
從當地獨特的喀斯特地貌里汲取到靈感。新樓公共區域以竹為元素模擬喀斯特溶巖地貌,建筑和自然完美融合,毫無違和。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26
“溶洞”呈現出與自然山體巖石的對景關系
 
糖舍共有117間客房,簡潔的原木色設計讓空間顯得柔和又內斂,難得的是,這里每一間客房都帶獨立大陽臺,正對山谷。
 
每天叫醒你的一定不是鬧鐘,而是山谷的清風和鳥鳴。
 
巧妙的陽臺設計,給人午后小憩的私人空間,泡一杯茶坐在這兒讀完一本書,倦了就躺到沙發瞇一會兒。在這里悠閑的荒廢時間也是人生的另一種意義,未嘗不可。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27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28
 
在空間設計上最讓小城君驚艷的一定要屬藏在地下的那間別有洞天的SPA館,以自然巖石色為主色調,螺旋向下的樓梯給人穿梭在溶洞中的錯覺。
 
置身其中仿佛進入異次元空間,靜謐的空間沒有多余的裝飾,只有簡單的線條和巨大的留白。
 
白天,陽光透過鏤空的屋頂照進一片斑駁光影,本來無一物的空間瞬間有了靈氣和生命。
 
在糖舍除了隨處可見的空間美學建筑、和絕佳的景致,還能享受來自巴厘島的SPA。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29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30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31
SPA館的清水混凝土螺旋樓梯
 
 
到這個時候,“老破廠”在楊曉東請來的各種專家、老師手中,逐漸打磨出兩新一舊的基本格局。因為前蘇聯電影《鄉愁》里的一個場景的啟發,想象中的畫面竟然就這樣真實地一個一個清晰起來。
 
幾十年過去了,那房子還是那個房子,那山還是那山,那水也還是那水,只是人變了,一切也隨之變了。
 
很多初來“老破廠”的人,并不急于辦理入住,而是喜歡繞著糖舍外圍走一圈??純茨巧僥撬?,看看幾十年歲月磨礪后留下的老廠房。
 
等走進大堂,又會再次驚訝于眼前呈現出的別有洞天。室內設計的藝術性和美感同樣出眾,你說它是一間藝術的殿堂也不為過。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32
由老廠房改造的大廳接待處照片
 
酒店的室內部分琚賓按功能進行了區分,大致有接待、畫廊、餐廳、酒吧。
 
大堂正中央是一圈下沉式大紅色沙發,周遭灰暗 、有時間感的環境和屋里各式各樣的老物件放在一起,反而別具一格。
 
空間里的舊物,代表著歷史、文化積累與雅致,特意保留的工業感,讓空間里留有鈍感和拙性。濃和淡、明與暗、張揚對抗內斂,一張一弛自有定數。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33
由老廠房改造的餐廳,繼承了老廠房挑高的結構,整個餐廳也顯得通透明亮
 
楊曉東把“老破廠”所有老建筑和新建筑內部的室內設計交給室內設計師琚賓完成。
 
在糖舍2周年慶典的回顧小片中,有一段2017年酒店開業的視頻, 琚賓酩酊大醉,哭訴“甲方對乙方太苛刻了”,楊曉東笑著解釋說:“他其實也是甲方。” 
 
原來在參與項目設計的過程中,琚賓也被這間酒店獨特的氣質所吸引,從一個設計者搖身一變成股東。
 
想不到自己當了甲方,下手反而更狠,要求更高了,這才有了現在的樣子。
 
繼續往里走,會看到畫廊的墻上散掛著的以糖廠為主線的畫,是個幾十年的家族故事,由藝術家劉傳宏創作,其中一幅巨作就掛在畫廊最顯眼的位置。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34
 
他被這些“破房子”的故事深深觸動,以老糖廠的歷史背景為素材,把故事融進藝術里,創作了這幅作品。每一個靜心駐足欣賞這幅畫的人,都能從這些老工人的眼里窺見半個多世紀前的糖廠面貌。
 
楊曉東說:我們想把老糖廠的記憶永遠留在這里。盡管老糖廠不在了,但這片山水之間老糖廠的故事還在,這才是我們后人應該保留,應該尊重的地方。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35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36
 
在別人眼里楊曉東大概是一個不太精明的業主,花12年時間去收拾一個無人問津的老廠房,但“固執”的楊曉東還是堅持地以為有些事情真的急不來。
 
“老破廠”有它的自己故事,我們都屬于后來者,一味的推到重建講求快,即使建成了頂多也只是多了一個長得好看的酒店,但它不屬于這里。
 
反而花點時間去梳理“老破廠”曾經的故事,把它浸潤在幾十年歲月里的記憶一點一點拿回來,再看著它重新回到從前有人情味的樣子,這個過程才是最美妙的。
 
傍晚,太陽逐漸沉到了山的另一邊泛起了微微的紅色,鄉間翻修不久水泥路上晚歸的村民挑著擔朝著家的方向走去。
 
遠處老糖廠兀自地立著,只等著天光再暗一點便能亮起暖黃色的燈光,這光景一如回到幾十年前。
 
廢棄老廠房改造的酒店——糖舍_37

更多